王充【论衡】卷39超奇篇诗解5优者为高明者为上不由今古文人并出汉兴高祖选贤而今不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王充【论衡】卷39超奇篇诗解5优者为高明者为上不由今古文人并出汉兴高祖选贤而今不举 题文诗:
俗好高古,而称所闻,前人之业,菜果甘甜; 后人新造,蜜酪辛苦.周长生者,家在会稽, 生在今世,文章虽奇,论者犹谓,稚于前人. 天禀元气,人受元精,岂为古今,者差杀哉! 优者为高,明者为上.实事之人,见然否之, 分者睹非,却前退置,于后见是,推今置前, 心明智昭,不惑于俗.班叔皮续,太史公书, 百篇以上,记事详悉,义浅理备,观读之者, 以为甲而,太史公乙.子男班固,为尚书郎, 文比叔皮,若以国喻,非徒五百,里乃周召, 鲁卫之谓.苟可高古,班氏父子,不足纪也. 周有郁郁,文在百世,之末汉在,百世之后, 文论辞说,安得不茂!喻大以小,推民家事, 睹王廷义.庐宅始成,桑麻才有,居之历岁, 子孙相续,桃李梅杏,庵丘蔽野.根茎众多, 华叶繁茂.汉治久矣,土广民众,义兴事起, 华叶之言,安得不繁!夫华与实,俱成者也, 无华生实,物希有之.山之秃也,孰其茂也? 地之潟也,孰其滋也?文章之人,滋茂汉朝, 乃夫汉家,炽盛之瑞.天晏列宿,焕炳阴雨, 日月蔽匿.方今文人,并出见者,乃夫汉朝, 明明之验.汉高祖读,陆贾之书,叹称万岁; 徐乐与主,父偃上疏,征拜郎中,方今未闻. 膳无苦酸,之肴由口,所不甘味,不以啖人. 诏书每下,文义经传,四科选贤,诏书斐然, 郁郁好文,之明验也.而今上书,不实核著, 书无义旨,万岁之声,征拜之恩,何从发哉? 饰面者皆,欲为好而,运目者希;文音者皆, 欲为悲而,惊耳者寡.陆贾之书,未奏徐乐, 主父之策,未闻群诸,瞽言之徒,言事粗丑, 文不美润,不指所谓,文辞淫滑,不被涛沙, 之谪幸矣,焉蒙征拜,为郎中宠?黜陟幽明.
【原文】
39·12俗好高古而称所闻,前人之业,菜果甘甜;后人新造,蜜酪辛苦。长生家在会稽,生在今世,文章虽奇,论者犹谓稚于前人。天禀元气,人受元精,岂为古今者差杀哉(1)!优者为高,明者为上。实事之人,见然否之分者,睹非,却前退置于后,见是,推今进置于古(2),心明知昭,不惑于俗也。班叔皮续【太史公书】百篇以上(3),记事详悉,义浅理备(4),观读之者以为甲,而太史公乙。子男孟坚为尚书郎(5),文比叔皮,非徒五百里也(6),乃夫周、召、鲁、卫之谓也(7)。苟可高古,而班氏父子不足纪也。
【注释】
(1)者:根据文意,疑是衍文。杀:减少,降级。
(2)古:这里是前列的意思。
(3)班叔皮(公元3~54年):班彪。扶风安陵(今陕西省咸阳市东北)人。东汉史学家。他专心收集史料,以【史记】为据,续作【后传】六十多篇(与王充这里讲的『百篇以上』有出入)。以后其子班固及其女班昭续成【汉书】。
(4)浅:句难通,章录杨校宋本作『浃』,可从。浃(jiā加):透彻,完备。(5)孟坚:班固,字孟坚。参见38·16注(4)。尚书郎:官名。举孝廉被选中者入尚书台做官。第一年称守尚书郎,第二年称尚书郎,第三年称侍郎。 (6)五百里:这里比喻大国。【周礼·大司徒】记载:公,封地五百里;侯、伯、子、男,封地顺次递减一百里。
(7)周:指周武王弟弟周公旦。召:指周武王弟弟召公奭(shì士)。鲁:封周公旦之子伯禽于鲁(今山东省西南部,都邑在曲阜)。卫:封周武王弟弟康叔于卫(今河南省北部,都邑在朝歌)。周、召、鲁、卫:周、召是周天子的卿,鲁、卫是周初的头等封地。『周召鲁卫』是比喻大国中的大国。
【译文】 一般人喜欢推崇古代而称颂传说中的事情,古人的东西,就是瓜菜也是甜美的;后代的新东西,即使是蜜酪,也是苦辣的。周长生的家在会稽,生长在今天,文章虽然出众,评论的人还是认为比古人幼稚。天供元气,人受精气,难道因为人有古今差别,今人就要降低等级吗!(应该不论古今,)优秀的算高超,高明的算上等。尊重事实的人,明辩是非的人,看见错的,即使是古代的,也要降低其位置放在后面,看到正确的,即使是今天的,也要提高其位置放在前面,心智明白,不被一般人的喜好所迷惑。班叔皮续写【史记】百篇以上,记事详尽,讲理透彻,读者认为是第一,而司马迁的【史记】次之。其子班固是尚书郎,文章可以跟他相比,如果用国家大小来比喻文采的高下,那么他们不仅是五百里的大国,而且应称作像周、召、鲁、卫那样的大国。如果要推崇古代,那么班叔皮、班固父子就不值得一提了。
【原文】
39·13周有郁郁之文者,在百世之末也。汉在百世之后,文论辞说,安得不茂!喻大以小,推民家事,以睹王廷之义。庐宅始成,桑麻才有,居之历岁,子孙相续,桃李梅杏,庵丘蔽野。根茎众多,则华叶繁茂。汉氏治定久矣,土广民众,义兴事起,华叶之言,安得不繁!夫华与实俱成者也,无华生实,物希有之。山之秃也,孰其茂也?地之泻也(1),孰其滋也?文章之人滋茂汉朝者,乃夫汉家炽盛之瑞也(2)。天晏,列宿焕炳;阴雨,日月蔽匿。方今文人并出见者,乃夫汉朝明明之验也(3)。
【注释】
(1)泻:章录杨校宋本作『潟』,可从。潟(xì戏):潟土,盐碱地。
(2)瑞:好的征兆。这里是证明的意思。
(3)明明:明朗,明亮。这里是光照日月的意思。
【译文】
周代有繁荣昌盛的文化,是因为在百代的末尾。汉代在百代的后面,文辞论说,怎么能不繁茂呢!从小看大,从老百姓的事来推论,可以看出朝廷上的道理。住宅开始建成,才会种植桑麻,住上很多年,子孙继续栽种桃树、李树、梅树、杏树,才会遮住山丘盖满原野。植物根茎多,那么花叶就繁茂。汉朝统治已经很久了,土地辽阔,百姓众多,礼义盛行,事业兴旺,漂亮的文章,怎么会不繁茂呢!其实,花和果实是在一起生成的,无花而结果,这样的东西少有。山是秃的,怎么会繁茂呢?地是盐碱土,怎么会生长草木呢?著名文人在汉朝大量出现,就是汉朝兴盛的证明。天晴朗,群星明亮;天阴雨,日月被遮蔽。如今著名文人同时出现,就是汉朝光照日月的证明。
【原文】
39·14高祖读陆贾之书,叹称万岁(1);徐乐、主父偃上疏(2),征拜郎中(3),方今未闻。膳无苦酸之肴,口所不甘味,手不举以啖人。诏书每下,文义经传四科(4),诏书斐然,郁郁好文之明验也。上书不实核,著书无义指(5),『万岁』之声,『征拜』之恩,何从发哉?饰面者皆欲为好,而运目者希(6);文音者皆欲为悲(7),而惊耳者寡(8)。陆贾之书未奏,徐乐、主父之策未闻,群诸瞽言之徒,言事粗丑,文不美润,不指所谓,文辞淫滑,不被涛沙之谪(9),幸矣,焉蒙征拜为郎中之宠乎?
【注释】
(1)万岁:当时表示庆贺的习惯用语。叹称万岁:【史记·陆贾列传】记载,陆贾写【新语】,每写完一篇上奏,刘邦都加以称赞,群臣也高呼『万岁』,以示庆贺。
(2)徐乐:参见3·3注(7)。主父偃:参见3·3注(4)。
(3)郎中:郎是帝王侍从官的通称。西汉时在郎中令下设议郎、中郎、侍郎、郎中等职,掌中宫庭门户,出充车骑。
(4)文义经传四科:指按文义经传四个方面选拔人才。汉章帝建初八年(公元83年)下诏,要按四科:一曰德行高妙,志节清白;二曰经明行修,能任博士;三曰明晓法律,足以决疑,能案章覆问,文任御史;四曰刚毅多略,遭事不惑,明足照奸,勇足决断,才任三辅令。皆存孝悌清公之行,来选拔官吏。『文义经传四科』的提法,可能是王充自己概括出来的。参见应劭【汉官仪】。(5)指:通『旨』,意旨。
(6)运目:转动眼珠。这里是值得看一眼的意见。
(7)文:修饰。这里是创作的意思。悲:动听。
(8)惊:震动。这里是值得一听的意思。
(9)涛:波涛汹涌的地方。这里指边远的沿海地区和孤岛。沙:这里指边远的沙漠地区。谪(hé哲):发配,流放。
【译文】
汉高祖每读陆贾的文章,群臣就发出『万岁』的称赞声;徐乐和主父偃上奏章,被任命为郎中的事,如今没有再听说了。做饭食不会做又苦又酸的菜,因为自己的口觉得味道不好,手就不会拿去给别人吃。每次下诏书,都说要按文义经传四科选拔人材,诏书富有文采,是情文并茂的好文章的明证。而如今上奏的公文没有经过核实,写书又没有实际内容,『万岁』的称赞声,『任命』的恩惠,从什么地方发出来呢?装饰面孔的人都想打扮得好看,但值得看一眼的却很少;创作乐曲的人都想作得动听,但值得一听的却很少。陆贾的文章还没有上奏,徐乐、主父偃的简策还没有上呈,那些闭眼说瞎话的人,讲述事情粗鲁难听,写文章没有文采,不知道是指什么说的,文辞华而不实,不被流放到荒岛或沙漠上去充军,就算幸运了,怎么还能蒙受任命为郎中的宠幸呢?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