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界的大佬张角,啥都不说了!

author
0 minutes, 3 seconds Read

T-ALIGN: left>我是张角,出生在钜鹿(河北宁晋县),我是黄巾起义军的首领,也是太平道的创始人。我年轻时信仰黄老学说,学习了当时非常流行的谶纬之学,并通晓民间医术和巫术。

在建宁年间(168-172年)时,我带着两个弟弟开展传教活动,尤其在灾情特别严重的冀州一带活动较为频繁。到了灵帝熹平年间(172-178年),我招收了大量的学生和徒众,并创立了太平道。

太平道是道教的早期教派之一,我们的使命就是推翻东汉王朝这种腐朽没落的政权,创立一个太平社会。我们的主要经典就是《太平经》,我们的最高奉祀之神是“中黄太一”。太平道的各种体系,包括纲领、目标、教义、称号、教区组织、口号、宗教仪式、活动内容和传教方式等,都严格按照《太平经》的要求进行。

我就是张角,根据《太平经》中的“众星亿亿,不若一日之明也;柱天群行之言,不若国一贤良也”这句话自称为大贤良师,并成为太平道的总首领,而我有两个弟弟张梁和张宝,他们自称大医,并同时成为了太平道的首领之一。如果太平道的成员以及信徒犯了过失,只要跪下向首领认错,承诺不再犯错,我们就会宽恕他们。

我经常手持着九节杖,在传统的民间医术的基础上,加上符水和咒语,用这种方法治疗人的病痛。同时,我们还广泛宣传《太平经》中关于反对剥削和敛财,提倡平等互爱的思想和观点,这深深得到了穷苦大众的拥护。我也派出了八名弟子,到全国各地去传播我们的教义,发展更多的徒众,把“善道”传遍天下。十年之内,太平道的势力已经遍布了青、徐、幽、冀、荆、扬、兖和豫八州,徒众数量达到了数十万。这些徒众主要是穷苦的农民,还有一些城镇手工业者、个别官吏,甚至是宦官。我们将太平道分成了三十六方(教区组织),大方有万余人,小方有六七千人,每个方都有渠帅负责。

在我制定的《太平经》的基础之上,我按照“顺五行”的思维方式,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在甲子年甲子日,即灵帝中平元年(184年)三月五日,举行了大起义。我还提出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响亮口号,旨在说明按照万物兴衰和朝代演变的规律,汉王朝(苍天)已到了末日,太平道作为土德(土色黄)的代表,应该取代汉王朝成为新朝代的主宰。在二月初,我和其他各方的首领以及信徒已经开始准备了起义。我们用石灰在洛阳市的门和州郡的官府墙上写上了“甲子”等标语口号。

我分管的一大方的渠帅马元义开始通知位于荆州和扬州的数万信徒,让他们前往邺(河北临漳)城集中,准备起义。因此,他们负责的信徒就开始前往邺城集中。马元义还多次前往京城洛阳,与宦官中的常侍封以及徐奉约定内应,在三月五日内外合作,一道起义。大约在预定起义日期的前十天,也就是二月十五日左右。p style=TEXT-ALIGN: left>作为太平道的一个信徒,我唐周来自济南,向官府上书,告发起义的事情。随即,朝廷紧急捕捉了马元义,将其车裂于洛阳;并紧急动员各种力量,捕捉并诛杀了张角信徒一千多人;还通知冀州捕捉张角及其家人。

当张角等人发现起义已经败露之后,立即尽一切办法星夜通知各方,迅速展开了起义行动。义军首先将抓获的人杀了祭天。在起义过程中,张角的军队都头裹黄巾(黄色是天的象征),人们就称他们为“黄巾军”。起义后,张角依据《太平经》中有关“有天治、有地治、有人治,三气极,然后歧行万物治也”的理论,自称为“天公将军”,他的弟弟张宝自称为“地公将军”,而另一个弟弟张梁则自称为“人公将军”。

起义一开始,人们纷纷响应,或加入军队成为信徒,或献出粮食和衣服,义军的人数迅速增加。义军攻下城镇后,通常会烧毁官府,杀贪赃官吏,并把他们的财产分配给百姓。那些平日作威作福的腐败官吏,一听到义军的到来,便吓得心神不宁,像丧家之犬一样躲藏起来,许多人都已经逃离。我看到黄巾军的主体是农民,他们的组织不够严密,没有掌握政策和策略。除了攻打官府之外,他们还攻打了豪强、士家和其他有钱人家。豪强和士家立即配合官府起义军,所以黄巾军主力在起义约十个月后败给了官府和豪强的联合。不久之后,张角在此期间病死了。

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震撼了东汉王朝的根基,导致东汉末年的军阀割据、混战,进而演变为三足鼎立的局面。与此同时,它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由宗教领导的农民起义,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它还奠定了道教今后在社会下层传播和发展的历史格局。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