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有翅膀?不!道家有吕洞宾!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叫吕岩(又叫吕嵒),是五代宋初的一位著名道士。传说中我是“八仙”之一,号称纯阳子,也有人叫我吕洞宾。我的出生地、生卒年都不清楚,早期的宋代记载称我是“关中逸人”或“关右人”,到了元代以后,大家说我是山西芮城人,还有的人说我是山东东平人。据说我出生在唐末,卒于宋初,和陈抟是同时代人。不过有些人说我活了很久,甚至把我的生活时代上推到唐开元(713~741)中,其实这些说法都未必准确。我的故事很多,大多数不可信。但《国史》的记载是比较可信的:我原本是一个儒生,但考试失败后就转学修道。在五代隐士钟离权的指导下,我学习了内丹道,隐居在终南山,活动于关中等地。我虽已年过百岁,但我的面容却如婴儿一般。传闻我精通剑术,曾经拜访过陈抟和李琪等传奇人物。我喜欢用诗歌来传达内丹的真义,对钟吕金丹道的形成也有一定的贡献。据传北宋施肩吾(华阳子)传承了我的道法。 我的修仙之路是以内丹为径路,兼摄禅宗。我自称“幼时学习儒家学说,长大后追求道家学说,修炼天人合一的境界。我深知人类的地位有限而天道高远,因此放弃了人世的名利,最终领悟了真空之境。”我认为,“内丹,需先正其炉”。我身体是丹炉,我的神气则是药物。我的身体有八个入口,包括眼睛、耳朵、嘴巴和鼻子,它们都是炉的门户。我经常保护好这些入口,勿伤我的内丹真气,然后我才可以使用天地炉、造化之鼎来炼制神气药物。我认为“与天道顺应,要常保有人体的元阳一气,保持状态在纯净的太和之气中,这样就能长生不老。”我还说过:“变化即是炼制五行功能的变化。” 我信奉按照一天就当成一年,白天生长萌芽就当成春夏季节,而晚上收藏精华就当成秋冬季节,从而达到阴阳升降、四季运行的效果。 另外,我还相信“性命之根源归于一气,生命来自于男女之间的相遇;死亡之后,便又分化出三男三女。金男采摘黄色芽苗于九宫之台,玉女收集白色雪花于十二层楼梯。男女之间的配合,形成了八卦。阴阳的炼制,则是九大州之间的分别。这样,三者汇合,就可达到和合之境。”火龙出现在昏暗的街道上,经过千日的努力,我终于成功了,开始游历蓬莱仙岛。我的修炼之道有十八关,分为小成之道、中成之道和大成之道。我认为,要从消除六欲七情入手,然后可以通过泻心来集中我的神气。我还提出了肘后之法,在穴道处透过尾部,将药物搬上背部直接进入大脑中。我注意到,在使用这种方法时,一定要想象龙、虎、河流和巨大的车辆,使它们向上运动,但要避免虚弱的阳气进入我的大脑引起上方的阻塞以及过热的情况,所以我使用震、坎、艮三男和巽、离、兑三女之力,要提高其开启和升华的策略,太急则有碍于身体的成果。在炼胎时,常用金晶飞行来加速进程,同时使用“一撞三关”的动作,以养成身体和精神上的升华状态,从而直接进入宫殿之中。如果我的炼制过程太过,我就需要使用玉液来调整形态。还有一种方法是,使用金液来还原大道之形。我的诗歌中有“一粒小豆蕴含着整个世界,两升铛中煮沸着大山川”、“饮下海龟儿却不认识,漫山焚化着妖鬼鬼影”等,它们都充满了神秘和奇怪之处,因为这些诗歌常常会被人们广为传颂。 自北宋以来,历代以吕洞宾之名(亦称“回道士”、“回客”、“回山人”等)行走江湖,人们视其行为为神化的事迹,这些迹象都放射出了吕洞宾神祇化的传说。民间对吕洞宾的信仰非常盛行。在宋代,道教学者曾慥编《集仙传》,称赞了唐代五代中成道士吕公“显力广大”。通过吕洞宾的名义,有些人行骗满世界,我也不例外,我曾用笔名回道士,称自己遇见了钟离、苦竹真人,并掌握了制药和驱鬼的技巧。我表示:“我通过在郭上灶度过我的第一度逍遥,才得道五十多年。”第二度我遇见了赵仙姑,我经常在两浙、汴京和谯郡游荡。我身穿白色襕角带,右眼下有一颗痣,看起来就像是来自人间的神使,我的筋头非常威武。世人传言我卖墨并使用飞剑夺人之头,但这些传言都是错误的。我实际拥有三把剑:一把可以断掉烦恼,第二把可以断掉贪嗔,第三把,那就是我的真正之剑。当世界上有人崇拜我,我总是劝告他们,不若传授我的修炼方法、我的道法和我的修行之道,而不是空洞无物地神化我。因为如果只是崇拜我,相信我或接受我的武术和技巧,并不能达到真正的修行之境,而是要回到本质的状态中。 据传,我吕洞宾曾经传授过钟离权所编写的《灵宝毕法》十二科,这是钟吕金丹道教的经典。我著有《九真玉书》一卷(该书已被《宋史・艺文志》收录,即《道枢》卷二十六的一篇),《肘后三成篇》一卷(《直斋书录解题》中收录,即《道枢》卷二十五的一篇。《直斋录》又收录了《纯阳真人金丹诀》一卷,这就是那篇不同的经文)。我的内丹思想也散布在其他的图书中,例如“碧洞元始真经”、《金丹降魔纪》、《开元真解》、《西玄玉皇内景真诀》等。我吕洞宾的著作有许多流传下来,其中有些确实是我所写的,但也有很多是后人据我名字降笔、假托我的名义所写。 我曾写过一些经文,例如《五戒》、《众妙》、《指玄》等篇章,它们都被收录在《道枢》中。我还喜欢写诗,夏元鼎所编的《金丹诗诀》被广泛传播,据杨亿所说,已经流传了超过一百篇。其中的一些句子是杨亿所引用的,因此可信度很高。我也写过一些丹词,《沁园春丹词》是目前唯一有数家注本的散文集。 元代道士何志渊编写了《纯阳真人浑成集》并被收录在《正统道藏》中,但它的真实性有待商榷。《吕祖志・艺文志》还收集了许多我说过的话和写的书,例如《敲爻歌》和十首杂曲等,但它们的真实性也有疑问。《吕公窑头坯歌》虽然出现在《直斋书录解题》中,但竟然提到了“富郑公”(富弼)、“张尚书”(张商英)和“赵枢密”(赵鼎)等人,这显然是南宋人伪作的。 《道藏辑要》收录了许多署名为我所写的作品,但大多数是后人假托我的名义所写。《吕祖全书》的绝大部分内容也都是假的。 传说我吕洞宾是神仙,其实我并不是真的神仙,只是在修行上有一些成就。我希望人们能够珍惜我写的著作,但同时也要明辨是非,不要被篡改和伪作的内容所迷惑。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