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故事毛英修道济世造福百姓有奇效 弘扬善行布施财富 黑虎玄坛的赵元帅 魅力

author
3 minutes, 30 seconds Read

毛英修道,在济世造福人民方面有奇效。

西汉时期,陕西咸阳南关有一个望族。 毛姓传至毛熙(名士轮)一代,封首官庄襄王为广信侯。 秦始皇即位后不久,被封为德信侯。 毛世纶生下六个儿子。 第六子毛佐,名彦英。 他既不为官,也不为学者,一心耕种桑树。 一转眼,已是汉景帝时代了。 毛燕英还生了三个儿子:长子毛英,名树深;长子毛英,名树深; 次子毛古,字继伟。 三子毛忠,字四和。 毛氏三兄弟个个才华横溢,才华横溢,有的还天赋异禀。

早在秦始皇三十九年九月,毛氏就诞生了一位举世闻名的仙人,名叫毛猛,又名楚成。 相传他得道后,白天骑龙,成为街头巷尾家喻户晓的人物。 年轻人和老年人都唱着他留下的童话歌谣。 内容是:“得仙毛楚成,乘龙登太清!如今宣州奏于赤城,子孙子孙在我郢。皇帝学后如腊家坪!” ” ”这首歌谣不仅表达了毛孟得道时的昂扬心情,而且还表达了毛孟的预言:毛氏既然有仙根,那么子孙后代中必将有几位不朽的人物,而其中必有一株仙根苗,名叫瑛。。他也告诫修仙者要珍惜生命,修行德行,要下定决心,努力修行,济世济世。如果漫无目的地求仙,就改年号。为了长生不老,就算当了皇帝,也是枉然!

时事的发生,都被这位神的话意外而必然地揭露出来。 后来,秦始皇听到这首仙歌时,并没有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 他反而改年号为“嘉平”,并邀请各地方士前往仙山寻找灵丹妙药。 已经长大,被人注视已久的仙人。 我们少说话,言归正传吧。

据说,毛氏三兄弟中,毛英对纯粹和祖宗风格有着独特的品味。 有一天,毛英对两个弟弟说:“这个世界太复杂了,让人整天如履薄冰,感觉就像走在山里的悬崖边上,太累了。”就这样活着!我决心效仿太祖隐居修行,才能活下去。” 永恒!”他非常果断地表达了自己完善人生的计划。

毛英信守诺言。 十八岁时,告别父母,独自离家隐居恒山。 白天,他潜伏在风景悬崖上,采集食物和饵料,练习禁食之法。 晚上,他安静地打坐,读着《道德经》和《周易》。

一日,他在山谷中采摘枳竹等药材时,忽然看到一名容貌不凡的年轻女子走来。 女子对他说道:“我在这里修炼多年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入山后,花草树木盛衰六度,我看到你一心一意地刻苦修炼。重点,他才是真正修道的人!” 女子赞许地看着他,然后说道:“真道必须由老师来教授。西城有王公王得道,可以为师。你何不去一趟?”并请教?”此时,毛莹才发现,自己在山里修炼六年,所积攒的真心。 当她得到别人的指点后,她突然开悟了。 然后斋戒沐浴三个月,到西城山求见国王。

这个国王的实力太强大了。 高山上他驾驭缰绳,神虎为他驾驭。 旗帜飘扬,仙后引路。 当他看到毛英前来参拜时,他向侍从贤官点了点头,似乎已经预料到毛英会来拜见。 仙人将毛英带回了玉宫洞。 王君对左右仙人微笑道:“能在磨难中坚定修行信仰的人,一定是立志大道之人!” 转头对毛英说道:“我们还是要勇敢勤奋,勤奋修行不要偷懒!”

毛英在王君洞里待了十七年。 国王要求他做的唯一工作就是履行戴头巾的职责。 毛英对这些人没有任何怨言。 虽然王军有时会指导其他师兄师姐修炼各种高级炼丹术,但他却没有丝毫偷看的欲望。 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之外,他也只是继续回顾自己过去的努力。 国王见徒弟行事小心翼翼,暗暗称赞了徒弟,然后请师傅将衣服、书籍、图画、篮子都收了过来。

不知不觉,又三年过去了,毛鹰对于精气神的炼化,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一日,王俊应邀前往白玉龟山青林宫拜访纳西王太后。 临走时,他还带着毛英。 太后见她是道友西成宗真王君的弟子,自然对他另眼相看。 太后赐予许多不传他人的道家秘籍,并亲自传授《明堂玄真之道》。 太后道:“玄真之道,是食日月之法,炼五神之术,不会传授给非宗真弟子!” 毛英只是向她致敬,再次向她表示祝贺,以表达谢意。

这次机会,使毛颖的道德修行突飞猛进。 在师父王君的指导下,按照西王母传授的真功,毛英又修炼了三年,双目神光焕发,面容玉润。 于是国王给了他一剂“九变神丹”和一个方子。 他在坛上发誓不泄愤,然后请他回家乡修行。 离开时,国王说道:“弟子,你的仙道已经完成了。但是,在成仙之前,必须做一些对人间有益的事情,只有立下一些功德,你才能登上王位。” 不朽级。 照顾好自己就好。”

此时,毛英已经四十九岁了。 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 回到原籍,走回家的他不禁犹豫:如何向父母解释? 如何向这个世俗社会解释? “唉!” 他给自己做了绞索,给自己带来了枷锁,浪迹天涯。 自然,他得用世俗社会普遍认可的东西来抵抗一阵子。 当时社会重视儒学,重视仕途,他就叮嘱人们“到衡山来学儒学”。 想到这里,他终于轻松的踏入了这久违的熟悉的门槛。

父母还健在,我第一眼看到,心里又是又喜又怒。 老父亲生气了,说:“我就叫你不孝子,因为你不孝顺,不供养亲人,还到处流浪。” 随即举起了盘龙手杖,想要用棍子惩罚他。

毛英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我求长生不老,道教要求闭关修行,事情不能两全其美,日夜供养虽然没有什么好处,但好在我家平安,父母老了。” ……从现在开始我就为您服务了。”

老父亲还在生气,想用棍子惩罚儿子,但老母亲却拦不住。 毛英道:“我已经有了道功,一定能够抵挡住这一击,可能会伤到我父亲的身体,这让我心里更加不安,希望父亲能够冷静下来。”

老人听了他的话,只当是谎言,心想:在国外游历了几十年,我已经学会了很多撒谎、装假的道理。 不奋斗,怎能明白心中的仇恨! 想到这里,他双手举起拐杖,敲在儿子的背上。 谁能想到,炼丹的魔力一接触,立刻就产生了反应。 老父亲毛太公手中的法杖被折断,飞穿柱子,沉入墙内。 这毛家上一代就出过仙人,父母见状,相信毛英确实修出了真本事,也就不再惩罚她了。

在家住了十几年,父母考上了。 毛英在家办完丧事后,突然想起师父的遗嘱,嘱咐我做一些对人类有益的事情。 经过思考和比较,最好还是开发南方那片当时被称为“蛮荒领地”的地方! 是的,我应该去江东的巨曲山,住在悬崖峭壁的山洞里修炼功力; 采药炼丹,传播恩惠,济济世间众生,增加弘道功德; 隐居山中,清​​朝志存高远,等待命运。 当时,两个弟弟既在宫廷任职,又当太监,于是背井离乡,远赴江东。

当时,三秦之地是全国经济文化发达的地区,而江东巨曲还是一片山深林密、刀耕火种、缺乏医疗的蛮荒之地。 毛英来自咸阳,他当然向当地山区人民传播进步的文化、先进的农耕技术、发展农产品的生产方法。 他教他钓鱼、烧柴、耕种和读书,治好了他的疑难杂症。 他的德行传遍大江南北,惠及百乡。 吴越之地实为奴仆,当地人遂将山名改为“毛君山”。

毛古、毛忠在咸阳听说哥哥在长江左侧的巨曲山立下大功,名声远扬,便弃官南下,到山里寻找同修。 。 两人本来都是官员,当然熟悉牧民治世的本领,于是就支持哥哥济世救民,管理着左边山野里的土地。长江流域有序推进。 俗话说:“道教万物,流于百姓;德甲飞禽走兽各有情;神察祸福,祸患显露;内法融为一体,外教被拉平。”

毛家三兄弟皆在山中化为仙。 据说仙界赋予了他们重要的职责和崇高的名号,这里就不提了。 单说,山里的长辈们珍惜他们的成果,用歌声表达他们的思念。 歌词云:“茅山连金陵,江湖通下游。三神骑白天鹅,各掌一座山,呼雨灌溉旱稻,大地安宁”。又软了。老婆平安无事,让我无后顾之忧!天空翱翔的白天鹅什么时候回来巡演?”

弘扬善行,赐财给黑虎玄坛赵元帅

财神爷是社会上普遍爱戴、广为人知的神灵。 他被称为黑虎玄坛赵公元帅,在道教中也被称为赵玄坛。 相传他姓赵,名郎,字公明,终南山人。 道书上说他是浩亭小都天慧绝慧梵气所化,也有说是太阳精化所化。

相传很久以前,天上有十天,他们出来作恶。 下枝住九日,上枝住一日。 尧令羿射之,九日而倒。 九天后,他化作九鸦,落入青城山,化作九鬼王。 其中,有八个鬼魂为人类造成了伤害,但只有一个鬼魂对自己过去的恶行深感悔恨,化生为人。 出生于赵氏,字郎,字公明。 年轻时,他隐居蜀地,忘却甲子,虔诚修道。

汉代天师张道陵晚年得金丹之术,到鹤鸣山炼丹。 遇见赵公明,收他为徒,传授法术,令他骑黑虎,持鞭护法,看守丹炉。 天师大丹炼成之后,将丹药给了他,作为诱饵,让赵公明能够毫无方向的变化。 没想到,服下丹药后,他变成了一张黑脸、浓密的胡须,而且脸型也与张天师很像。

天师命他镇守仙山玄坛,并奏请天庭封他为玄坛元帅。 赵玄潭再次炼化,终于成功了。 天师又上奏,玉帝擢他为天将军。 被确认为上清如意金轮院。 道教称他为正一玄坛赵元帅。 故曰其身为道,其用为法。 没有雷霆,法律就无法发挥其威力。 奉天门之命,统领三界,巡视五方,升九州。 他是值班将军,并担任北极监察御史。

赵玄潭手下有八位猛将,对付八卦; 六毒神,对付天、地、年、月、日、时的邪气; 五个雷神和五个狂兵,对付五元素。 二十八位天将对应二十八个星座; 天地二神将合,如天门、地户门。 水火两营将,如春秋之来去。

赵玄坛的主要职责是:驱雷电、呼风雨、消灭瘟疫、疟疾、消灭疫病、辟灾。 纠正诉讼中的冤屈,使其公平; 买卖求财,使之有利,和谐。 和冥界赏罚部还有很多相似之处。

由于他忠于职守,据说最后被上天赐予的爵位是:五方都督、天玉府大督、九州令大统领、值班殿大将军。 、雷霆大元帅、北极侍从。 御史、三界总督颍远昭烈侯、章事定命使、二十八地都督、上清正一玄坛飞虎金轮赵元帅。 在道教中,玄潭赵元帅有弘扬善行、布施财物的责任,也有惩恶护道的责任。

魅力神请城财神挂镜子惩罚自私

道教信仰的城隍是保护环境和人民的神。 相传,城隍之位是生平正直的人成仙后,由玉皇大帝赐予的。 因此,各地城隍的名字、姓氏虽然不同,但都是正直、堂堂正正的。

说起唐宋元明清,我也说不清是哪一个朝代哪一代,某州某县有一座城隍庙,庙里供奉着一位城隍庙。 香客和信徒都说城隍庙里的城隍很灵验。 。 城隍的圣诞节虽然正值炎热的夏季,但方圆数百里的人们都前来祈福,前来祈福。

这城隍庙并不是一座宽敞宏伟的道观,而只是一座礼舍一样的祠堂。 但在神明诞辰这一天,人们聚集在一起祈福消灾,完成愿望的人与神明较量。 一时间香烟烟雾弥漫,火炬不断胜出。 祭祀用的香烛一插进炉里,立刻就被后面的人拉起来扔到一边。 跪拜的人,往往会被人群推推搡搡,踩着他们的肩膀,踢着他们的额头。 所以,男人只能行长长的行礼,女人只能低头看着神的宝座。 寺庙外,人们贩卖商品、表演戏剧取悦神灵,使得人流更加拥挤,让人站不直。 炎热的六月,人们气喘如云,汗如雨下。

另外,在这个县城的郊区,有一位老人开了一家小旅馆,给客人提供茶水。 每当县城城隍庙举行节日时,都会有一位仪表堂堂、衣着干净、相貌英俊、举止优雅的儒生来到小旅馆里独自喝酒。 然后我要了一壶茶,享受着茶。 我在这里呆了一整天没有离开,第二天又像以前一样回来了。 这样持续了十天,直到庙会结束,儒生就消失在这家小旅馆里了。 这种事每年都会发生,不早不晚。

酒店里的老人早就注意到这个陌生的客人了。 出于好奇,他主动询问自己的姓氏。 客人告诉他,他姓“唐”。

自从有了语言的交流,两人就开始频繁地交谈,渐渐地就熟悉了。 客人与老人畅谈古今经典、时事。 他对他们很熟悉,也很了解他们。 他确实是一位博览万书、有治理天下事的儒家学者。

老人年轻时也学习修行儒家思想,一生乐于行善。 于是,我们就可以和这位儒生客人交谈,他们越聊,关系就越深,聊个没完。

有一天,酒店里客人不多,老人就泡了一壶老酒,自己喝了。 正当我喝醉的时候,这位陌生的儒客又来了。 老爷子本来就对他产生了奇怪的想法,加上他对礼仪太有耐心,对这位客人了解太多。 但今天不同了。 他喝了很多酒。 陶醉之余,他的脑海中却无法抑制许多奇怪的疑问。 他试探性地对儒生说道:“看你的样子,自然是城里人,一定要出去旅游。” 焦香读了很多书吧?”见自家客人笑而不答,他继续问道:“这几天,城隍举行大型集会,祭祀神灵,珠光璀璨,绣品璀璨。和吵闹的音乐。 儒生们无不争先恐后。 ,赶到那里看热闹,你却来到乡下玩,喝村酒吃素。 而且,过了几天郡主生日庙会,你就要和我分开一年了。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儒生听到老者的问题,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们的俗世关系到此为止,真是上天注定的事。” 然后他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我不是人,他是县城城隍庙里的城隍,这些天下乡旅游,可不是为了效仿古代平原君的‘十日十日’。” “喝酒。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吵杂的气氛,所以才出来躲避这段时间。庙会!” 老者听了他的话,怀疑他是在开玩笑捉弄他,问道:“人们利用神灵的奇效,在宫殿里摇摇晃晃,浪费物力,以为神灵长寿。但神灵却是这样的。”抛弃他们去旅行了,他们怎么能持香?来这里的人都是不真诚的吗?人神虽有不同,但也不是无理取闹,所以不要开这种玩笑来安抚我这样的老人”。 神听了老者的话,微笑道:“我怎么能骗你呢?人与神之所以相交,就是因为真诚!不是用供奉草根、树皮和草皮来表达的。”檀香香。” 他又看了老者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这位老人拜神是出于虔诚,每逢庙会上的神诞,你都没有大惊小怪,也没有做出什么特殊的动作,反而“就跪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的泥土上吧。我在这里磕了三个头,却从来没见过你们挤进城隍庙的院子里?可我每年都会来你们的小旅馆!这些话你信吗?”

老者听了他的话,愣住了。 因为老人的旅馆人手不足,放下工作去敬拜神,也就达不到敬拜神的目的了。 年年丰衣足食,小康。 他觉得,这是城隍爷庇佑的结果。 因此,出于感激和尊敬,每次这位神明诞生时,都要向城隍庙三叩头。 这些事情别人不可能知道,但是这位儒生却什么都知道。 据说神的眼睛是坚不可摧的。 如果他不是神,他是谁? 因为他相信这个儒生是真神的后裔,所以他来到他面前之前,必须跪下拜一拜。

城隍爷停了下来,道:“别这样!老头子,我想告诉你,我之所以投靠你们的小旅馆,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城隍庙的环境了。”天!这里的人太多了,求的目的不同,愿望不同,真心是假的,早就知道了。这喧闹喧闹的环境,对男女没有任何保护,而且很容易引起混乱,很多人来祭拜,不做公事,也不做私事,我一看就受不了了。更何况,大热天,汗如水汽,衣衫湿透, “就算抹上香水,也要捂着鼻子走。凡人都受不了,神仙怎么受得了这雾气?很俗气吗?所以我实在是受不了那种环境的味道。”

老者道:“你说的都是事实,但人也是真心来的。”

城隍爷道:“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那些不守闺规的女子!她们以烧香为神符,以跪拜为福来请神,化妆打扮,粉饰其容貌,实则在教诲。淫秽是神圣的。她化着美丽的妆容,穿着长袍,洁净自己的外表,也不免积聚污垢。她登上楼梯,进入宫殿。看着佛像帷幕,五尺长的身躯,藏着难以言说的污垢。白发女子尚可宽恕,两鬓青翠,致远最可憎!” 他顿了顿,又说道:“神啊,正气啊,不正气怎么能成为神呢?如果一个人不做善事,却能在神诞生之日跪下磕头,得到祝福。”那么,作恶的人如果没有功效,又如何能彰显出神的正直的力量呢?所以,作恶的人见了我烧香磕头是没有好处的,但是那些作恶的人见了我烧香磕头也没有什么好处,但是那些作恶的人见了我就烧香磕头也没什么好处。多行善积德,别见我拜我!”

城隍神色一正,激动的说道。 他突然停了下来,语气温柔地对老人说道:“你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是心地善良,还会再活十年,我想念你。” 我们之间的旧情谊,一百年后将被诸神召唤。 到时候,城隍庙的东湖判官就更容易让位给你了。”说完,他取出一枚银锭,说道:“这样,就可以抵偿这几天的喝酒了。 你们必须传播我刚才所说的精神。 如果人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城隍庙的环境变得平静,那么所有有神的庙宇也会受到这种良好氛围的影响。 这是你的影响力。 这真是你的恩赐,诸神也会保佑你、保护你的!”

老者听得入迷,一时回不过神来。 当他猛然醒来,想要向城隍爷要东西的时候,城隍爷已经失去了位置。

他的炼丹术让九仙殿保存了千古

汉代何氏九仙,《三教神全集》、《神仙全传》、《福建通志·神仙传》均有记载。 相传汉武帝时期,江西临川县有一位著名学者,名叫河侯(山侯),字任侠。 因辅佐淮南王刘安有功,被推荐为福州刺史。 何家有九个儿子,随他去了福建。 传闻何家九兄弟虽然品格不凡,但却身体有缺陷。 九兄弟中,只有大哥一只眼睛能微微睁开,其余的人双眼都失明了。 九兄弟彼此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 出行时,他们都轮流拉起哥哥的衣服。 每当何太守要接待客人时,九兄弟都不叫他就来了。 他们像一条长蛇阵,走出前厅,围着父亲等候客人。

那么何太守是官场的一员,最讲究的是排场。 他觉得这九个儿子身体上没有四肢,很碍眼。 每次接待客人时,他在与人交往中常常迷失方向,变得混乱无序。 于是他命令家人将九兄弟全部关在室内,不许他们出去见人。 就连吃饭、喝水、上厕所、疏散,他都派了几个专门的人在里面等候。 这样处理之后,何省长心里平静了许多。

这天,何太守正在中堂思考着什么,突然家人来看望他。 何太守见他是侍候儿子的几位家属之一,便问道:“你不侍奉里面的少爷,怎么会在这里?” 家人道:“我告诉过你,九少爷说他们整天都在屋子里,我实在是太无聊了,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打扰了老爷子的幸福,所以我才提出要隐居在屋子里。”山,修仙道。” 闻言,何太守心中不禁有些难过。 毕竟,这是他自己的错。 他怎么可能没有亲情呢? 他问自己,将他们限制在一个房间里是否太过分了。 于是他亲自进去与九兄弟谈话。

九少爷的房间里,何太守在椅子上坐下,对着面前的儿子们说道:“我家不幸,有九个兄弟,这不仅让你们受苦,也让你们受苦。”让我在别人面前显得很尴尬。” 。 现在你想做什么?”九少爷便说明了隐居山林的打算。何太守道:“你在家里都出丑了,怎么在外面谋生呢?” paused for a moment, sighed and asked again: “Do you really have to go out to suffer?” The nine young masters said in unison: ” We brothers sincerely wish to live in seclusion together in the mountains and forests, share life and death , share joys and sorrows, and never be separated!” Seeing Jiu Zi’s resolute attitude, Prefect He also felt that the nine brothers’ proposal was realistic and reasonable, so he complied with their request. I thought: I’ll just send a few capable family members to take care of them and provide them with firewood, rice, oil and salt.

A few days later, as requested by the nine brothers, Grand Administrator He sent several family members to Fuzhou to build a thatched hermitage at the top of Shan’ao Peak.

After arriving at the mountain, the nine brothers started to build the alchemy stove by themselves and did the work of smelting the golden elixir. It is said that after three years of hard work, the nine brothers finally refined the golden elixir. The alchemist’s Taoism not only focuses on external cultivation, but also focuses on internal cultivation. It is said that although the nine brothers had mastered the external elixir, their inner elixir cultivation was still lacking, so they returned home to bid farewell to their parents and then sought out the resort of Lingshan to practice Taoism.

The nine brothers and their families came to Fuqing, Fujian Province one day. They felt that the mountain looked like dianthus standing in the sky. They also felt that there was a faint aura of immortality in the mountain, and they suddenly felt that they were destined to this mountain. Then he secluded himself in this mountain to practice internal exercises, and his Taoist skills improved day by day.

One day, all the brothers felt that the magic power was about to be accomplished. He counted with his fingers that the time for cultivating the Tao was almost over, and it should be the time to test the elixir and test the Tao, so he called his accompanying family members to him. The family members suddenly saw that the eyes of the nine young masters, which were usually closed, suddenly opened their eyes and their energy flashed. Suddenly, they were about to return home to report the good news to the prefect He. The eldest brother hurriedly stopped them and said: “My brother’s heart is like a bright mirror, how can he be blind for a day? The vast world of mortals is too vulgar! All the brothers are unwilling to open their eyes to see.” He then said to his family as if to explain: “Eyes It is the window of the heart. When we open the window, it is inevitable that turbid air will seep in, which will contaminate our state of mind! Therefore, brothers do not want to open their eyes before the Taoist skills are prepared. Now my brother’s Taoist skills are about to be completed, and I will choose the winning way soon. You may as well go with me. Observe.”

Not long ago, the nine brothers of the He family came to Xinghua Lake (now Jiuli Lake in Xianyou County). Each of them took out a golden elixir, and nine fresh carps jumped out of the water. Each of the nine brothers threw the golden elixir into the mouth of the immortal carp. In an instant, the nine carps turned into nine arrogant dragons and flew across the sky. The nine brothers jumped up and flew away on their dragons.

The nine brothers of the He family practiced Taoism in the mountains of Fuzhou, and then lived in seclusion in Shizhu Mountain, Fuqing, and now they are called Jiuli Lake in Xianyou County. Later generations set up temples to worship the immortal spirits wherever they went. There is the “Nine Immortals Temple” on the mountain in Fuzhou, and there is the “Nine Immortals Palace” on Shizhu Mountain in Fuqing, Fujian, where cigarettes are popular; there is also the “Nine Immortals Temple” by the Jiuli Lake in Xianyou to offer incense; the spirit of the Nine Immortals spreads all over the country and abroad, and everyone worships it Offer piously.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