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冲应孚佑真君与葛玄道家代表人物的奇遇记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是葛玄,我出生在一个宦族名门之家,从小就好学博览五经,十几岁的时候就名震江左。我最喜欢老、庄之说,对仕进一点也不感兴趣。后来我进入天台赤城山,那里我遇到了左元放得,学习了《白虎七变经》《太清九鼎金液丹经》《三元真一妙经》等等。后来我周游于括苍、南岳、罗浮等山川之间,研读《灵宝经诰》并删选其中的内容。当时的汉室倾覆,三国混战,我将“上清”、“灵宝”诸部真经研究精深。在我去世之后,我嘱咐我的郑思远将“上清”、“三洞”、“灵宝”中盟诸品经箓付阁皂宗坛及家门,世世发扬光大。传说吴嘉禾二年,我在阁皂东峰建庵,筑坛立炉,发明九转金丹。由于道教方面称《灵宝经箓》传自我,后世的灵宝道士都将我奉为阁皂宗祖师。我非常喜欢道术,和孙权曾经一起游玩过。后来我在方山建立洞玄观,得到孙权的器重。《抱朴子内篇·金丹》中写到,我向庐江左元放学习,受《太清丹经》三卷、《九鼎丹经》一卷、《金液丹经》一卷。我将我的书和炼丹秘术传给了郑隐,而郑隐再传给了葛洪。这些丹经都属于“太清经”系统,包括《太清金液神丹经》和《黄帝九鼎神丹经》等,这是现存道教最古老的丹经,主要是教授金丹服食之道。而我也受到《正一法文》《三星内文》《五岳真形图》《洞玄五符》等修持活动方面的指导。后来北宋崇宁三年(1104)我被封为“冲应真人”,而南宋淳皊六年(1246)则被封为“冲应孚佑真君”。关于葛玄的种种传说,说他能够服术、辟谷,行各种奇法。

 

我学习道术时,也听到了关于葛玄的传说。他曾历游灵岳、赤城和罗浮等诸山,从仙人左慈那里学习了九丹金液仙经等道法。他勤奉斋戒,感应老君和太极真人,受授了《灵宝等经》三十六卷。久而久之,太上老君和三真人又从官千万中降临天台山,向侍经仙郎王思真授授了《洞元大洞等经》三十六卷和《上清斋二法》、《灵宝斋六法》等。葛玄完全遵循太上老君的教导,勤奋不懈,能够遨游山海,分形变化,尤其长于治病和收降鬼魅之术。《三国志》中记载,孙权很喜欢道术,曾与葛玄一起游玩过,因此葛玄得到了孙权的器重,并在方山建立起了洞玄观。郑隐从葛玄那里得到了他的法术。

另外,据说葛玄也成为了一位仙人。有一天,他对张恭说:“我被世主逼迫,没有时间进行大药的制作,现在要在八月十三日中午离开。”到了这一天,葛玄穿戴整洁进入房间中,平静地躺下,最终气绝身亡,面色不变。人们在他身边烧香守夜,守护了他三天三夜。在半夜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声音如同雷声。风停后重新点燃蜡烛,结果发现葛玄已经成仙,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了。我想起了葛玄曾经的事迹,当时我们在他的卧室里发现他的衣服散落在床上,连衣带都没解开。我们向邻人询问,但都说没有发现有大风,只有这一个屋子里有大风。葛玄已经成仙离去了,被证实位于太极左宫天机内相,被道教尊称为常道冲应孚佑真君,世俗尊为太极葛仙翁。

葛玄还擅长炼丹,他收集并研究各种药方,治疗疾病的同时,进行了大量的炼丹实验,并且在医药方面开创了矿石入药的先河。在这些炼丹的过程中,他熟悉了许多无机物质的组成及一些简单的化学反应。在《抱朴子内篇》中有这样一些论述:

一、葛玄说过:“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丹砂指的是硫化汞,加热后汞就会分解出来。汞和硫磺化合后形成黑色的硫化汞,再在密闭容器中调节温度,便会变成赤红色的结晶体——硫化汞。葛洪应该是最早描述这一反应的人之一。

二、葛玄说过:“赤铅先开先合,后主复炼,令其码码空出,死不反错”。这句话的意思是赤铅的先开和后炼必须相对应,同时要注意加热的温度和持续的时间,才能得到理想的结果。

在炼制丹药方面,葛玄可能使用了一些现在被认为不安全或有毒的物质,但这也反映了他不断探寻、学习的精神和对治疗人类疾病的渴望。展史中的一个杰出人物。在我的学习过程中,我接触到了葛玄的研究成果,其中包括了他对金属置换反应的仔细观察。他曾说过:“以曾青涂铁,铁赤色如铜,曾青指含硫酸铜的胆矾,以铁和硫酸铜的溶液反应,铁取代了硫酸铜中的铜,所以表面附有了一层红色的铜。因为是用涂敷的方法,所以只有硫酸铜会在铁表面上发生作用,所以外变而内不化。”葛玄明确地对这一金属置换反应做出了详细的描述。

葛玄还说:“铅性自也,而赤之以为丹,丹性赤也,而白之以为铅。”这是指铅可以转化为碱式碳酸铅,即铅白,铅白也可以变为赤色的铅丹,即四氧化三铅。在这些实验中,葛玄对铅的化学变化做出了系列的考察,突出了他对化学品的探究精神和炼丹术的高超技艺。

他还曾说过:“取雌黄、雄黄,侥下,其中铜铸以为器复之,……百日后这器皆生赤乳,长数分。”这段话也反映了他对雌黄和雄黄的升华实验的考察。葛玄研究广泛,知识渊博,对炼丹术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成为了我国炼丹术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

我认为葛洪祖师是一位汗牛充栋、承前启后的人物。他所著述的炼丹方法,对后来的炼丹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在我国早期化工业的发展方面做出了杰出业绩,历代的印染、酿造以及颜料等行业都将他视为宗祖。我由衷地尊敬这位炼丹术大师,他创造的方法和成就,将一直激励着我们在各个领域不断探索、发展。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