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祯农书农桑通诀集3锄治篇第七诗解2苗薉同孔出不可锄芸稻足芸耘荡耨苗长兄去弟薅拔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王祯农书】农桑通诀集3锄治篇第七诗解2苗薉同孔出不可锄芸稻足芸耘荡耨苗长兄去弟薅拔稂莠锄社 题文诗: 凡耘苗法,亦有可锄,不可锄者:旱耕块墢, 苗薉同孔,出者其不,可锄治此,耕者之失, 难责锄也.曾氏农书,芸稻篇谓:礼记者曰: 仲夏之月,利以杀草,可粪田畴,可美土疆. 耘除之草,和泥渥漉,深埋禾苗,根下沤罨, 既久则草,腐烂泥土,肥美嘉谷,而蕃茂矣; 大抵耘治,水田之法,先审度形,势先于最, 上处潴水,勿致走失,然后自下,旋放旋芸, 之其法也,须用芸爪.不问草之,有无必遍, 以手排漉,务令稻根,之傍液液,然而后已. 荆扬厥土,涂泥农家,皆用此法.又有足芸, 为木杖如,拐子两手,倚之用力,以趾塌墢, 泥上草薉,壅之苗根,之下则泥,沃而苗兴, 功与芸爪,大类亦各,从其便也.今创有一, 器曰耘荡,以代手足,功过数倍,宜普效之. 纂文有曰: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今小锄.
吕氏春秋:先生为米,后生为粃,是其耨也, 长其兄而,去其弟不,知稼者其,耨也去其, 兄养其弟,不收其粟,而收其粃,此失耨道. 锄后复有,薅拔之法,以继成其,锄之功也. 稂莠秕稗,杂其稼出,盖锄之后,茎叶渐长, 使可分别,非薅不可,故有薅鼓,薅马之说. 北方村落,之间其多,结为锄社,十家为率, 先锄一家,之田本家,供其饮食,其余次之, 旬日间各,家田皆锄.自相率领,乐事趋功, 无有偷惰,间有病患,之家共力,助之故其, 田无荒秽,嵗皆丰熟.秋成之后,豚蹄盂酒, 递相犒劳,名为锄社,甚可效也,今采南北, 耘薅之法,备载于篇,庶善稼者,相其土宜, 择而用之,以尽锄治,之功也焉,合作锄草. 【原文】 凡耘苗之法亦有可锄不可锄者;旱耕块墢,苗薉同孔出,不可锄治,此耕者之失,难责锄也。曾氏农书芸稻篇谓:礼记者曰:仲夏之月,利以杀草,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疆。盖耘除之草,和泥渥漉,深埋禾苗根下,沤罨既久,则草腐烂而泥土肥美,嘉谷蕃茂矣,大抵耘治水田之法,必先审度形势,先于最上处潴水,勿致走失,然后自下旋放旋芸之,其法须用芸爪【见农器谱】。不问草之有无,必徧以手排漉,务令稻根之傍,液液然而后已。荆扬厥土涂泥农家皆用此法。 又有足芸,为木杖如拐子,两手倚之以用力,以趾塌墢泥上草薉,壅之苗根之下,则泥沃而苗兴。其功与芸爪大类亦,各从其便也。今创有一器曰:耘荡(盪)【见农器谱】,以代手足,功过数倍,宜普效之,纂文曰: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今小锄也。
【吕氏春秋曰:先生者为米,后生者为粃,是故其耨也,长其兄而去其弟,不知稼者其耨也,去其兄而养其弟,不收其粟而收其粃,此失耨之道也】。锄后复有薅拔之法,以继成其锄之功也。夫稂莠秕稗,杂其稼出,盖锄后茎叶渐长,使可分别,非薅不可,故有薅鼓,薅马之说【事见农器谱】, 其北方村落之间,多结为锄社,以十家为率,先锄一家之田,本家供其饮食,其余次之,旬日之间,各家田皆锄治。自相率领,乐事趋功,无有偷惰,间有病患之家,共力助之,故田无荒秽,嵗皆丰熟。秋成之后,豚蹄盂酒,递相犒劳,名为锄社,甚可效也,今采摭南北耘薅之法,备载于篇,庶善稼者相其土宜,择而用之,以尽锄治之功也。 【原文及注】 凡耘苗之法,亦有可锄不可锄者:旱耕块墢, 苗秽同孔出,不可锄治,此耕者之失,难责锄也。 【曾氏依书●耘稻篇】谓:礼记日,仲夏之月,利以杀草,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疆。盖耘除之草,和泥渥漉,深埋禾苗根下,沤罨既久,则草腐烂而泥土肥美,嘉谷蕃茂矣。大抵耘治水田之法,必先审度形势,先于最上处潴水,勿致走失,然后自下旋放旋耘之。其法须用耘爪。【农器谱】。不问草之有无,必遍以手排漉,务令稻根之旁,液液然而后已。荆、扬厥土涂泥,农家皆用此法。
又有足耘,为木杖如拐子,两手倚以用力,以趾塌拨泥上草秽,壅之苗根之下,则泥沃而苗兴。其功与耘爪相类,亦各从其便也。
今创有一器曰『耘荡』,见 【农器谱】。以代手足,工过数倍,宜普效之。
【纂文】日:『养苗之道,锄不如耨。』耨,今小锄也。 (【吕氏春秋】日:『先生者为米,后生者为批。是故其耨也,长其兄而去其弟。..不知称者,其耨也,去其兄而养其弟,不收其栗而收其秕。』此失耨之道也。)锄后复有薅拔之法,以继成其锄之功也。夫稂莠荑稗,杂其稼出,盖锄后茎叶渐长,使可分别,非薅不可,故有薅鼓、薅马之说。事见【农器谱】。 其北方村落之间,多结为锄社,以十家为率,先锄一家之田,本家供其饮食,其余次之,旬日之间,各家田皆锄治。自相率领,乐事趋功,无有偷惰。间有病患之家,共力助之。故田无荒秽,岁皆丰熟。秋成之后,豚蹄盂酒,递相犒劳。名为锄社,甚可效也。
今采摭南北耘薅之法,备载于篇,庶善稼者相其土宜,择而用之,以尽锄治之功也。 【译文】 大凡耘锄的事,也有可锄和不可锄的,比如早耕土墢成块,幼苗和杂草混在一起长着,没法锄治,这是耕地人的疏误,不好责怪锄地人的。
曾氏【农书●耘稻篇称:【礼记】说: [季夏之月,[关水泡在田里],有利于杀草,可当粪粪田,可以使土壤肥沃。这是说把耘除的杂草,糊盘在泥里,深埋在稻根底下,沤罨久了,草就腐栏而使土壤肥沃,稻谷就繁茂了。大抵耘治水田的方法,必須先察看地形,先在最高处蓄好水,不要让它流失,然后从最低的田放水先耘,[依次而上),都要随放随耘。工具须用耘爪。不管有草没有草,必须遍处用手扒糊,务使稻根旁的泥土扒成泥浆样才完事。[按):荆州、扬州的涂泥水田土,农家都用这方法。
又有用足耘的,用像拐杖的木棍,两手抓着支撑重心,拾脚用脚趾扒剔泥面杂草,壅埋在稻根下面,那泥土便肥沃,稻苗也 长旺了。它的功效和耘爪相似,也是各随其便的。
现今创制有一-种农具叫耘盪,(见【农器谱】)。 用以代替手足,工效超过几倍,该当普遍仿用。
【纂文)】说:『间苗的规矩,用锄不如用耨。』耨是现在的小手锄。【吕氏春狄】说:『早出苗的长成米,晚出苗的变成批。所以用耨间苗,要留者兄长去掉小弟。….不懂种庄穆的人,问起苗来,去掉兄长留着小弟,不收谷子却收秕子.』这见违背间苗的准则的.
锄后还有于拔的方法,继续助成锄功的不足。因为稂莠稗子混长在禾苗中间,锄后逐渐长大,可以分辨出来,非用手拔掉不可。因此有薅鼓、薅马的应用。事见【农器谱】。 北方乡村,多有结为锄社的,以十家为准,先锄一家的田,共家供给饮食,其余挨次锄治,十来天之内,可以锄完各家的田。自相率领锄治,乐于趋事赴功,没有偷懶的。间或有病痛困难的人家,合力帚助锄治。所以田亩没有荒秽,每岁可致丰熟。秋收.之后,猪蹄壶酒,递相搞蹈慰劳。这种锄社,很可以效法。
现在摘采南北锄耘的方法,备载在篇中,希望擅长农作的人,按其土宜采择应用,以尽到锄治的功效。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