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熊猫炸了卷2内经诗解3散成一地积籴有时短到可以领断有时长的能通源流任你贤不贤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读了一本叫做《计然书》的书,其中的卷二讲解了《内经》中的第三首诗。这首诗是越王问计倪:“你能告诉我它到底需要什么吗?”计倪回答说:“太阴三岁处于金则可以获得丰收,三岁处于水则会毁灭三年的收成。处于木则会让庄稼茁壮成长,三岁处于火则会带来旱灾。因此,这些东西像一种领子一样,有时候会积起来,有时候走到尽头。最后也只不过是三年的周期。智慧和决断都很重要,我们需要循序渐进,缩短周期,并且合理运用。要断掉长的,延长短的,每一年成为对上一年的两倍、三倍、甚至反过来。水能用来滋润田地,旱灾时则能帮助运输。这是事物本身的规律。全国性的情况是,六年一次大丰收,六年一次安居乐业,总共十二年一次饥荒。因此,聪明人可以预见到天地的周期性变化,并采取应对措施。像汤时期,连着七年旱灾,但人民并没有饥饿死亡;禹时期连着九年水患,但也没有流离失所。只有真正掌握了这些规律,才能取得成功,取得收益。如果人们掌握不好这些规律,甚至在一百里范围内都无法商贸。对于领导者来说,如果能够把握周期性规律,熟练掌握水位变化,这样就能让交通变得更加便利,使得外货可以到达。当然,这样的掌握需要经过长期的实践,并需要聘用最佳人才。所以说,人们对于能够取得的收益总能保持十倍的期望,而这就是人们的选择。如果没有源流基础,那么领导者的身价就会变得无价。我认为领导者是为了引导人民幸福而存在的。为此,我们需要照顾大众,对于需要帮助的人来说,我们提供帮助,触及不足之处,多加补充,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以利益来命令诸侯,要求他们遵守法规,只要能偿还我们成就他们的事项,然后考核他们的表现即可。这样国度就会变得富裕起来,而军队也会变得强大。一切官员也都不会空喊虚话,从事放纵行为,因为我们强调道德、自律。对于没有掌握源流基础且不知道如何任人唯贤的领导者,仅仅是为了铲除反对者,甚至去刑就德,显然是不行的。国家会变得贫穷、内乱,因为官员只会恭维领导者,却无法传承道德。正直而勇敢的人,因逐渐变得接近领导者,也会遭到怨视,成为了不善于运用道德的官员。他们宁愿听信领导者、默默执行,即使最后会失败,他们也会全盘接受。父子关系中,也不得不相互劝诫。最后,即使领导者不接受别人的建议,也要听从真理的指引。家贫会导致内乱,即使有圣子也难以治理,应该务在谀之。如果家庭内部不和睦,兄弟关系不协调,即使想要富裕,最终也会贫穷日渐衰弱。这是由天时地利所导致的,只有用智慧去规划,决策与决断,以道德为辅助,在三岁之内果断地发起行动。分配、积累财富需要把握时机,通过领导来实现。水旱之间应该关注季风,充分利用时机,灵活掌握物资的分配规律。世界上每六年有一次丰收,每十二年会有一次饥荒,因此会出现社会矛盾。但是,聪明的领导者早就知道天地变化的规律,为此要事先做好准备。像汤王时期,经过七年旱灾,但是国民并没有饥饿;禹王时期,经历了九年水灾,但是人民并没有流离失所。掌握源流基础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这个技能得以掌握,则事半功倍,所以要任命贤能之士来掌控。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千里转运,进口外国货物也变得容易。对于领导者而言,需要深入了解人民、达到心理需求之后,再通过提供适当的利益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始终遵守法律规定,任人唯贤,履行承诺,传承经验即可。这样就可以实现国家强大富裕且不衰败。在这种情况下,新一代的领导者不会空口说白话,进而陷入淫佚和奢侈的境地。淫佚的行为必须以道德规范为前提。对于不熟悉源流基础、不任用贤能之士的领导者,甚至会惩罚那些与他意见不同的人。这种情况下,国家变得贫穷、军队变得弱小、刑罚变得频繁,同时,官员们也会陷入空洞的恭维礼节和淫佚的行为之中。那些谄媚者反而被认为有德,而忠诚者反而会被惩罚。纠正过错,回归道德将是唯一的出路。国家面临着贫穷和军力减弱导致内乱的问题,即使有圣子也难以解决,这种情况下就需要通过谄媚来治理国家。现在我们要像拥有明主一样拥有父母,需要将利润最大化,明确掌握各种经营技能,任用高材生来承担事务的工作,以确保家族财产的兴旺发达。如果不能掌握源流技能,也无法任用贤者,那么贤者中的谏者会被人憎恨。这种情况表明缺乏道德修养。如果我们一旦信赖某人并接受他们的建议,即使失败,也不会自问。像父母关系一样,不可避免地会互相忠告。如果不听从劝告,即使有圣子,家还是会面临贫穷和内乱的问题。这是因为,我们依然要依靠谄媚才能治理家庭。如果家庭内部不和睦,兄弟关系不协调,即使希望变得富有,最终也会变得贫穷日渐衰弱。我回答说:“太岁星运行到金方位三年,会有好的收成;运行到水方位三年,会有灾害;运行到木方位三年,会平静无事;运行到火方位三年,会有干旱。农作物的产量与天体的运行有着微妙的关系。了解这些规律,国家就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发布粮食,并按时收取税款。判断一切事物的发展,不过是三年为一个周期,只需彻底研究,随时对其进行果断处理,按照规律治理。同时,可以以长补短。第一年可增长两倍,第二年可增长一倍,第三年就可以与原来的产量相当。当水患来袭时,国家收集车辆来救援百姓,这将加强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在旱季时,官府会准备船只以备不时之需。这是统治的重要部分,因为我们知道自然界的循环规律:每六年会有一次大丰收,每六年会有一次平安年,而每十二年都会有一次饥荒。此时,人们会遭受到生计的困境,甚至被迫离开家乡。因此,古代的君主就深刻理解了天地自然循环的规律,在灾难之前就作好了准备。商汤治理时曾经历了连续七年的大旱,但人民并未受到缺吃少穿的苦难。夏禹时也曾经历过连续九年的水灾,但百姓们并未流离失所,这是因为统治者懂得了事情的根源,能够任用贤能之人。例如,通过使用车辆来运输物流可以让千里之外的货物源源不断地运来,但如果不懂得规律,即使距离只有一百里,所需物资也难以获得。
君主亲身做某件事情可能会获得十倍的价值,但是如果在政策上做出明智的决策,就可以创造无法估量的价值。君主可以预先看清某件事物花费是否能获得收益,但不一定需要亲自去推行这些计划,应该比较人民在某些方面缺乏和过剩,发布政策,使人民从中获益,甚至周围的属国也会来索要这些政策。
遵守法律,任用贤能之人,严冬时配备毛皮衣服,盛夏时配备棉被,这些都是必要的。而对于那些给予贿赂的人,应该进行惩罚,这样才能运用事理治理国家,创造国家的繁荣。我们要明白,君主推行庶政的方法是对功人员进行奖励,这可以使国家变得繁荣富庶,兵力强大,国势昌盛不衰。这样一来,群臣也不会空谈浮夸的礼节,没有荒淫放荡的表现,而是全心全意为国家献策报效。反之,如果君主不懂事物的本末之理,不能任用贤能之人,甚至杀死那些愿意谏言的人,这种国家必定会让国内变得贫困弱小,刑罚苛刻多样,群臣则只会专注于献媚阿谀的礼节,荒淫放荡之风盛行,而那些阿谀奉承的人反而会得到君主的恩宠,忠诚的人却可能会遭到刑罚的灾难。
人们本性就是远离刑罚,靠近恩惠。如果国家因为贫穷和兵力薄弱,百姓即使有十分贤明的臣子,也不敢正直地进谏,只能执意献媚。就像父母给予聪明的子女活路,明白规律,了解经商之道,把事业交给贤明的继承人来做,以期成功。这是使家庭繁荣而不衰落的方法。反之,如果父母不了解事物的本末,不懂得经商之道,不愿意把事业交给聪明的继承者来运作,那么如果继承人有所进谏,父母则会痛恨他们,这是一种昧于处世之道的表现。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的性格导致自己更加主观自信,一意孤行,即使后来遭到失败也不承认是自己的错。但在家庭中,父子关系不能和睦,兄弟关系不能协调,就算有心想要致富,也必定走向日益贫穷衰败。因为父子虽然是至亲,但也需要容许对方的忠言逆耳之语。如果不被接受,家庭因此会陷入贫穷和混乱之中。这时即使有十分聪明的家庭成员,也无法治理家务,只能盲目迎合家长的意见。
《史记》中,越王勾践困于会稽之上,通过使用范蠡和计然的经商之道而得到救援。计然曾说过:「知晓商品的重量和计算准确,保养收藏必需品的时间是很重要的,这样我们就可以了解商品的情况了。所以,金年当丰收,水年当水患,木年当饥荒,火年当旱灾。旱年时可以使用船只来运送物资,水年则可以使用车辆,在这些规律中需要了解物品的本质。每六年会出现一次大丰收,六年一次旱灾,每十二年必定会有一次大饥荒。过度耕作会让人在二十岁就生病,九十岁时会再次生病。当人变老时,财富便出不去,农业受损时花草便不会生长。当农业和人民变老时,国家没有好处,需要统治者处理。管理市场应该无缓无急,以此保持物品基准价格,国家也不需要使用没必要的货币。以物换物相互来兑换应该是最好的交易方式。」在我的商业经营中,我经常会遵循一些经商的道理。首先,我必须保证贸易能够推进,如果有食物及必须品,就必须立刻出售,不能让它们待在仓库中。我不敢过于贪婪,以免让我无法再次进行交易。对于商品的价值,我的判断应该基于产品余量的多与少。在确定产品的价值时,需要知道物品的贵贱,因为物品的价值是以环境所决定的。有时,贵的东西可能会变得非常廉价,而便宜的物品可能会变得十分珍贵。在商业中,必须像珍视珠宝一样小心保管货币财物,让它们像水流一样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而不断改变。
在我们的国家中,我们实践了这些理念十年,国富人强。我们给予士兵厚重的报酬,在战争中他们像口渴的人一样投入到战斗中。最终,我们打败了强大的国家吴国,成为观兵中国的强大国家,称号为『五霸』。
【注释】
①在这里,斗的含义是打仗。修备是指为打仗做好准备。②无论物品的需求是多还是少,只有在恰当的季节和使用场合,才知道它们的价值。③形是指在对比中观察变化。④穰是指收成丰收,毁是指收成歉收,饥是指年成不好导致饥荒,旱是指干旱条件下的年份。这里使用阴阳五行的理论来说明年景和收成的关系。⑤资舟指储存船只。⑥六岁穰指每六年会出现一次大丰收。⑦粜是指卖出粮食(这里注释有误,应该是指将粮食售出,而不是买进粮食)。⑧当人年轻时过度耕作会让他在二十岁时就生病,而年迈的人也容易生病。关于农业和商业方面的经营,我对一些理念和道理保持着高度的关注。如果粮食价格过高,那么就会让农民陷入损害之中。年迈的人也同样容易生病。如果每斗粮食的价格定为九十钱,那么商人们就会遭受损害。末是指工商业,和农业是相对的。如果农业无法开垦,那么整个区域的田地就会荒芜。和本数相比,你的物品价格是少于或低于本数。平价卖出粮食,也就是按同等货物的价格来销售它们,而关卡税收与市场供应也是十分重要的。我在节日期间也会积贮很多物品,以应对商品供给短缺的情况。我也努力让存储的物品保持良好状态,尽可能避免损坏。我认为,货币应该像流水一样流通。如果我把钱存起来而不使用,那么它就会变得没有作用——也就是滞留。我也不敢在商品价格过高的时候积攒物品,因为那会让我遭受损失。对于物品的价格,我需要进行研究和判断。如果物品价格过高,那么它们会变得毫无价值;如果它们低于一定价格,它们会变得不起眼和不受重视。所以当物品到达它们的极点时,应该及时将它们卖出,这样就能像粪土一样对待它们,反之亦然。此外,我认为,商品价格应该保持稳定,而货币则应该保持流通状态。我想起了古代作战时所用的石头和箭矢,这是为何石和矢会被提及的原因。勾践越王被困在会稽山上,范蠡和计然被任命为帮助他们脱困。计然给他们提出了一些极为有用的主意,他说:“如果你想打赢战争,就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了解市场上的商品什么时候最受人需要,你才算是真正懂得生意。懂得如何合理地处理时间和产品的关系一直是非常关键的,这样才能准确掌握各种商品的供求情况。因此,当遭遇金时,你将会有一个丰收的季节;水时,你将会有一个歉收的季节;木时,你将会面临饥荒;火时,则会面临干旱。如果你面临干旱,就该准备船只,以便抵御洪水;面临洪水,就该准备车辆,以便应对旱情。这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方法。一般来说,每六年会有一次丰收,每六年会有一次干旱,而每十二年则会经历一次大饥荒。如果粮食的价格定在每斗20钱,那么农民会受损害;如果每斗的价格定为90钱,那么商人将会遭受损失。一旦商人受损失,钱财就会被囤积起来,无法流通到市场上。我也会观察兵器和军事力量,以得到更好的炫耀效果。特别指的是中原地区的观兵风情。五霸指的是春秋时期五个诸侯,他们先后称霸,包括齐桓公、晋文公、楚庄公、吴王阖闾和越王勾践。还有些人认为五霸是指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和楚庄王。在社会上,农民受到损害就会导致田地的荒芜。如果每斗粮食的价格最高不超过80钱,且最低不少于30钱,那么农民和商人都能获得利润。将粮食按照平价出售,平抑调整其他物品的价值,同时控制关卡税收和市场供应,这是治国的良策之一。而对于囤积商品而言,我们应该考虑如何使存储的货物完好牢固,不使用需要支付利息的货币。如果商品容易受潮或腐朽,就不要长时间贮存,也不要冒险囤居以求高价。如果我们了解了某种商品供应和市场需求的情况,就可以掌握物价涨跌的原理。物价到达极点,就会返归于贬值;而当物价贬值到极点时,它们也会返归于升值。在商品价格达到极点时,我们应该及时将其出售,这样它们就变得和粪土一样,没有价值;而当商品价格贬值到极点时,我们应该及时购买,就像买珠宝一样,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货币和商品的流通应该像流水一样周转。我十分认同计然的治国策略,十年之内,勾践按照这个方法治国,让越国变得十分富有,他们能够用高昂的报酬去收买得力的士兵,让他们乘胜追击,没有理会箭矢,就像口渴时找到了水源一样,最终取得了对吴国的报复和胜利。之后,他们在中原地区崭露头角,成为了“五霸”之一,名扬天下。

 

Similar Posts